天份資訊網

天份資訊網
歡迎來到天份資訊網!

塔利班主動示好 中國注定不會成為下一個美蘇

更新時間:2021-07-16

  原標題:孫迦陵:塔利班主動示好,中國注定不會成為下一個美蘇

  1988年5月,久戰而疲的蘇聯開始了北返步伐,逐步撤出在阿富汗的軍事部署,9年血戰不僅損耗超過萬名軍人,更嚴重動搖了蘇聯的威信與財政根基。盡管其最終決定認賠殺出,仍是難挽頹勢,于3年后迎來了自身終結,阿富汗親蘇政權則慘遭推翻,內戰隨即而起,塔利班終在1996年攻陷喀布爾,成了騷亂的最終勝者。

  類似場景,在20余年后再度上演。美國于2001年對阿富汗發動反恐戰爭,會合當地勢力“北方聯盟”分進夾擊,成功肢解了自己曾暗中支持的塔利班政權,卻也自此陷入戰事泥淖,重蹈蘇聯覆轍:在經歷多年耗損后,于2021年開始了正式撤軍進程,塔利班毫無意外卷土重來,喀布爾政權則陷入了巨大危機。

  阿富汗安全部隊擊斃239名塔利班成員,有平民受傷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而細究美蘇相繼敗走的原因,關鍵仍在阿富汗的地緣與政治結構上。首先阿富汗身為亞洲地緣心臟,自古是各方霸權的逐鹿場,和平向來不是常態,而是各方勢力達致均衡的曇花一現。

  在此境況下,阿富汗直到18世紀中葉才勉強形成脆弱的民族國家主體,卻依舊難止政變、內戰與外部勢力入侵等干擾,長年處于中央羸弱、四方割據的政治狀態。

  如此局面,雖醞釀了操作代理沖突的空間,卻也限制了霸權的宰制力道,諸如美蘇等軍事強權雖可挾千軍萬馬而至,強制改易政府,卻終究難平各處散兵游勇,更遑論遂行完全統治。

  所以蘇聯也好、美軍也罷,大國鐵蹄再怎么銳利,終要被帝國墳場所消磨,化為阿富汗諸多“部落”之一,來得雄心萬丈,退得灰頭土臉。

  眼下各方對阿富汗的預測,除了塔利班能否完全擊潰喀布爾政權外,便是中國在此局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。

  7月7日,塔利班發言人蘇海爾·沙欣(Suhail Shaheen)接受《本周亞洲》(This Week in Asia)專訪時表態,塔利班歡迎中國投資阿富汗重建,倘若未來中國企業與工人重返阿富汗,塔利班承諾保障相關人員安全,也不允許任何勢力借道阿富汗攻擊中美等外部國家。

  塔利班發言人蘇海爾·沙欣。圖片來源:騰訊網

  如此發言,既展現了塔利班對執政的高度自信,也側寫了中國在阿富汗議題上的新角色與潛力。然而盡管各界喧囂漫天,面對阿富汗這般地緣難題,中國應當審慎布局。

  中國需要一個怎樣的阿富汗

  首先,與美軍給阿富汗帶來災難和戰爭形成鮮明反差的是,中國和阿富汗不斷深化經濟合作,給阿富汗捐贈了疫苗、糧食、民生物資等,同時截堵滲入新疆的暴恐勢力,并維系中巴經濟走廊(CPEC)的正常運作。而中國之所以能在過去收獲上述經濟與安全利益,實是仰賴了某一矛盾角色的存在:美軍。

  中國政府援助阿富汗新冠疫苗交接儀式舉行。圖片來源:新華網

  自2001年反恐戰爭后,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便給中國帶來了地緣上的兩難:一方面,中國雖無擴張野心,但在中美競爭日漸劇烈的時空里,于近鄰處存在龐大美國駐軍,仍足以構成戰略安全隱憂。

  另一方面,有鑒于美軍與塔利班形成了某種“對沖關系”,阿富汗獲得了短暫穩定,美國雖強制扶持喀布爾政權,意圖宰制當地政局,卻也在與塔利班的多年過招中,將麻煩留給自己,把發展契機意外送給了中國。

  1993年,阿富汗遭內戰席卷、戰火沖天,中國駐阿使館被迫撤離,直至2001年塔利班遭推翻,中方判斷局勢穩定無虞后,才派員重返喀布爾,在布滿流彈傷痕的使館中,升起了睽違8年的新國旗,沾滿煙硝的舊旗則被收入博物館,中國由此翻開在阿富汗的新扉頁。

  2002年起,喀布爾漸有華商聚集,來自中國的地磚、板材等建材趕上了重建需求,在阿富汗建立起龐大的客戶群;喀布爾最有名的市集“雞街”(???? ??? ?????)里,也滿是來自義烏的商品,且得益于“一帶一路”的陸路建設,如今貨物通過火車只需10余天便可運抵阿富汗;成衣與床毯市場則幾乎全是中國商品的天下,厚毯只賣1000阿富汗尼(約合150人民幣),薄毯則可下殺到200阿富汗尼(30人民幣),惠實價格讓中國商品遍行了正自戰火復蘇的國度。

  中國駐阿富汗大使赴華商協會慰問旅阿中國僑胞。圖片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而在2005年至2010年間,阿富汗可謂步入戰后最穩定發展期,彼時在喀布爾的中餐館多達數十家,既為中國商人一解鄉愁,也招待了不少外國記者、軍人、援助機構、聯合國機構人員。

  2010年后,塔里班漸有再起之勢,“伊斯蘭國”組織亦滲入阿富汗,不少“雞街”商家出于安全考慮,已將業務轉移至伊斯坦布爾等地,但中國商人依舊堅守未離,名為“一帶一路中國城”(??? ?????? ????)的商貿中心于2020年在喀布爾正式成立,匯集了各業商家,產品由電暖爐到太陽能發電板,應有盡有。

  此番美國撤軍,中國外交部和中國駐阿富汗大使館于6月19日發出通知,建議中國公民和機構加強防范和應急準備,并利用國際商業航班盡早離境。

  據一位筆者接觸的在阿華商透露,當地社群起初判斷塔利班的短期目標應是擴大地盤,而非全然推翻喀布爾政權,凌厲攻勢不出3月便會減弱,故并不急著撤離,各式商貿業務依舊進行得如火如荼。

  然而即便不少華商擁有穿越火線的勇氣,大型投資項目卻無法這般孤注一擲。2008年中國冶金科工集團、江西銅業集團斥資約40億美元,購得了喀布爾東南部40公里處的艾娜克銅礦(Anyak)30年開采權,是阿富汗史上最大規模的單筆投資,該礦山的銅礦蘊藏量超過1100萬噸,預計將能創造8000個就業崗位,中國也將于礦區附近興建能供電400兆瓦以上的發電廠,并建設通往塔吉克斯坦的鐵路線,帶動地域發展。

  上述規劃看似未來可期,卻直至今日都未能動工,原因除了毀壞遺址爭議、政府腐敗等因素外,關鍵仍是安全局勢的持續動蕩,以致各方資金與計劃望而卻步。類似其況,同樣出現在阿姆河石油項目上。

  2011年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(CNPC,簡稱中國石油)與阿富汗礦業部正式簽約,獲得了阿富汗北部的阿姆河盆地(Amu Darya Basin)油氣開發權,該地儲量約8000萬桶,是阿富汗戰后最大的石油開采項目。

  中方將向阿富汗政府支付15%的特許權使用費和20%的稅收,阿富汗則將分得70%的利潤。然而探勘成效同樣不彰,原因除了當地部落與政府意向不同外,更有頻繁恐襲、軍閥暴力勒索等事件干擾。

  此外綜觀阿富汗的投資環境,其國內經濟發展水平低下,政府對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嚴重不足,導致交通不便、供電不穩、運輸費高昂,牽制了中國項目的投資力道。

  而要改善前述劣勢的前提,仍是沖突與戰火的止息,方有推進基礎建設的余地。如此條件,即便在美軍駐扎時,都是相對奢侈的要求,更遑論是風云變色的今日。

  阿富汗喀布爾被襲大學教室破爛不堪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雖說塔利班眼下向中國釋出善意,保證相關人員的安全,更承諾不將阿富汗當成大國的地緣跳板,但如此保證置于阿富汗這般“弱干強枝”的國家內,能否實現還有待檢驗。

  塔利班更多是為展現自己的親和形象,甩脫極端主義的包袱;至于內部安全情勢,在政府軍、部落軍閥、恐怖組織林立的結構下,恐非塔利班自己說了算。

  就眼下局勢觀之,即便塔利班當真無意要求立即的政權更迭,于美軍撤退的真空中,其與政府軍的持續交火依舊不可避免。

  在此脈絡下,中國于阿富汗的經濟布局短期內恐難有重大突破,大使館在積極推動“春苗計劃”的同時,提醒在阿中國公民和機構務必注意安全,如非必要,請盡快離阿。雖說也有個別公民自愿留下,但過往華商們以“鄉村包圍城市”的營銷網絡已受沖擊,何時能重建,恐要視情勢發展而定。

  穩定邊境是關鍵

  而相對經濟議題的且戰且走,中國的邊境安全乃是更為急迫的議題。雖說就理論而言,阿富汗美軍撤退,卸除了中國西部一大威脅,但其前提乃是負責有序、避免真空的離去,而非眼下這般一走了之。

  今年4月時,拜登曾宣布,美軍將于9月11日前完全撤出,綜觀如今進度,駐阿美軍的撤軍計劃已完成超過90%,北約各國的聯軍亦同步撤退,速度遠比想象中快速。

  美軍駐阿富汗最高指揮官“交權”。圖片來源:CCTV

  日前美國和北約撤出巴格拉姆空軍基地時,阿富汗政府軍甚至是在美軍撤離數小時后,才得知撤退消息,美國既未事先通知、也未完成交接程序。如此“甩包袱式”撤軍,既是“美國優先”的殘酷體現,也是奧巴馬政府以降,美國收縮反恐戰線、聚焦主要目標的戰略延續。

  雖說在保護美方外交人員考慮下,仍會有650名美軍續留阿富汗,但其用意不過是妝點門面功夫。未來少了中東戰場掣肘,美國勢必會加重對中國的圍堵力道,強化印太布局。

  而自美軍5月1日撤軍起,塔利班便已發動多輪攻勢,于阿富汗各區攻城略地,引發了周遭鄰國的邊境動蕩。

  在東北部的巴達赫尚省,已有上千名阿富汗政府軍不堪塔利班強勢火力,越境進入鄰國塔吉克斯坦躲避;而伴隨此波攻勢,塔利班已抵達與中國新疆地區接壤的山區邊境地帶;其余諸如土庫曼斯坦、伊朗邊境城市,也已出現塔利班部隊。

  在此境況下,塔利班若要避免2001年遭孤立的夢魘重現,勢必得率先向周遭大國釋出善意與承諾。故其兵分多路,先是在7月7日派代表團前往伊朗德黑蘭,與阿富汗政府代表展開磋商,既給了伊朗面子,也承諾不讓沖突波及伊朗邊境;7月8日,塔利班代表團抵達莫斯科,保證不將戰線延伸至塔吉克斯坦境內,影響俄羅斯在中亞的既定利益。

  而針對中國,塔利班也釋出善意,除了在7月7日邀請中國前來阿富汗投資外,更保證不會讓“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組織”(簡稱“東伊運”)借道攻擊中國。如此承諾若能付諸執行,當比投資邀請更有意義。

  長年以來,中國在阿富汗的首要關切,便是對暴恐勢力的防堵與治理,以避免新疆局勢再度生亂。早年出于上述考慮,中國支持了反塔利班的北方聯盟;然而伴隨塔利班的自我改造,其為一掃激進與前現代形象,已逐漸分化出反美與支持極端伊斯蘭兩派系,前者亦對中國釋出反恐合作意愿,包括取消對東伊運的庇護與訓練等。故自2014年起,塔利班代表團開始了對中國的定期公開訪問。

  與此同時,中國也與喀布爾當局保持密切合作。在阿富汗北部巴達赫尚省附近的瓦罕走廊(Wakhan Corridor),中國協助阿富汗在此建立山地旅,以防堵“東伊運”、“伊斯蘭國”等暴恐勢力滲入中國,且在2016年至2018年間,中國也向阿富汗政府提供了超過7000萬美元的軍事援助。

  如此雙管齊下的圍堵,一來是建立在中國從未入侵阿富汗的歷史基礎上,方能與政府軍、塔利班同時合作;二來則是塔利班為了自身存續,對意識形態路線有所修正,才得以在反恐上與中國相契合。

  未來不論何方主政阿富汗,中國的首要目標,應是維持在瓦罕走廊的反恐合作,以及確保阿富汗內部對“東伊運”等勢力的不支持,方能保證邊境與新疆平安。

  如前所述,中國在阿富汗的利益,從來都是局勢穩定,而非仿照美蘇,強力扶植傀儡政權。6月3日,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主持第四次中國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的三國外長對話,提出了包括“推動塔利班回歸政治主流”等阿富汗和平和解五建議,便是要求在最小的沖突成本下,實現政權的和平轉移或重組。

  7月12日至16日,王毅更將出訪土庫曼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烏茲別克斯坦,同時出席上合組織外長理事會會議,與阿富汗的邊境問題當為會談重點。

  就地緣視角觀之,阿富汗乃是“一帶一路”節點之一,但中國亦深知此處的不穩與動蕩,故在艾娜克銅礦、阿姆河石油項目受挫后,便未再有大規模投資項目進駐,更同時以強化中巴經濟走廊的方式,繞過了阿富汗的“安全黑洞”。

  而除卻阿富汗的混亂,中亞各國的暴恐勢力亦是建設“一帶一路”的隱憂,包括中國外交官、中資企業員工、中資油氣開采項目、中歐班列等,皆曾是其攻擊與綁架勒索對象。

  然而中國的思維終究與西方不同。面對恐襲威脅,中國雖透過上合組織、雙邊安全合作等機制予以圍堵,卻也同時輔以大規?;ㄅc投資項目,創造當地工作崗位,盼能借此降低恐怖主義對當地人民的號召,而非發動吃力不討好的反恐戰爭,或打著反恐之名推翻政權、實踐地緣野心。

  在中東錯綜復雜的地緣棋盤上,中國向來不執守一方,更不固于一子。此處之所以名為帝國墳場,是因帝國大多抱有不切實際的野心幻夢,故最終難免亡于雙拳之中的緊握執念;然而中國至今在中東所為,乃是以另一種思維運作:松開掌心,水無常形,將能擁有全局山川。正因如此,面對眼下風云變幻的阿富汗,中國雖有安全需求,卻注定不會成為下一個美蘇,為權力欲望所障目,陷入永無止境的軍事泥淖。

文章來源: http://www.qevdb.com/duhougan/148783.html

標簽:阿富汗 塔利班 喀布爾

喜歡就分享給好友吧~

无码欧美人XXXXX在线观看_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_无遮挡男女一进一出视频真人